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
关于我们 / ABOUT US
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
ag视讯
联系人:赵经理
固定电话:0633-2236667
联系电话:13370630000
公司邮箱:13370630000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dhc-logistics.com
公司地址:日照市岚山区碑廓镇
白松-北京法院网
编辑:ag视讯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12 01:23

  2003年酒仙桥医院“心导管复用”被《京华时报》、《焦点访谈》曝光,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。一些患者依据媒体报道状告医院,双方庭审上对“手术用的是什么管”、“副作用是什么”、“举证责任谁承担”争论不休。二审到了白松这儿,她说“这得懂”。

  白松审理过一起3岁男童食毛鸡蛋中毒死亡,家属向医院索赔86万元的案件。男孩在中毒10分钟后被妈妈立即送往某医院,但是医院以无儿科为由拒绝收治,孩子妈妈求医生拨打120也被拒绝,最后在好心的过路司机帮助下辗转1小时才到达第二家医院。

  可是白松认为理儿不通,同样在当天误食有毒毛鸡蛋的有32人,偏偏最早寻求治疗的小男孩死了,难道第一家医院真的没有责任吗?这延迟的一小时对生命是多么的重要!单从医院看,没有收治自然没有医疗上的过失,可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看,即使医院缺乏必要的诊治条件,仍负有适当转诊的义务。

  10年来,二中院所辖的东片法院有589件医疗纠纷上诉,其中白松一个人审理了163件。打开她的卷柜,几十本她自己装订的一、二审医疗案件文书合集密密匝匝地拥挤着。“这些年来审过的案子,新的、难的、有社会影响的我都留着学习。”她如数家珍。于是,同事打趣说:“白大夫,你可以出本书了,都是实战的智慧啊。”

  都是实战智慧,让白松成为一名专家;然而白松更乐于分享这些智慧,让更多的人成为专家。多年来,白松的身影不仅屡屡出现在市法院系统的医疗纠纷讲座中,还出现在市检查系统组织的民行检察官培训活动、市卫生系统组织的医务法律培训活动中。她撰写的医疗纠纷类调研论文,受到市高院的重视,而一篇 《论证明责任理论在医疗纠纷案件中的应用》,洋洋洒洒数万字,得到清华大学众法学教授“极具专业价值”的好评。

  白松有点“冲”。有个80多岁的老教师来打官司,庭审时抱着儿子的遗像又哭又闹,控诉“医院把她儿子杀了”。她的小儿子长年重病缠身,还有些精神上的疾病,生活不能自理,终在一次病发后救治无效死亡。白发人送黑发人固然可悲,但是老太太拍桌子声声叫骂让法官无法询问,医院无法答辩。

  老太太的代理人偷偷写信给白松,称“某某法院的院长是老太太的学生”。白松火了,“念!你方既然作为诉讼材料提交了,没什么不能公开的,你就在庭上念,让对方也听听。”代理人不敢念了。白松又说,“老人家,你一生为人师表教育过多少学生,你这样吵闹的样子和你的身份多么不符!”就这一句话,把老太震慑住了,再也没骂一句。

  这案子原本进行过一次司法鉴定,认为院方是轻微责任,老太太不认可,白松特事特办,再走一遍鉴定程序。有必要吗?当然有,虽然新的鉴定结果与原来一致,但老太太逐渐开始理地接受。最后判决下来,老太太的请求没有完全得到支持,她黑着脸走了;7天后,老太太又带着锦旗来了。

  “她之前给我打电话,说要来感谢我,我不让她来。谁知道她第二次直接到法院了。”白松回想起当时场景有些自责,因为老太太竟然毫无预警地跪下了!“唉,晚一把才掺住,我是真没想到她会跪下。庭审时我训诫了她,判决也没有完全支持她的请求……她说我公正。”有些时候,白松自己也觉得是不是太硬了。可是性子就这样,所以她说,“我要感谢当事人,他们理解我。”

  有个甘肃的冶金厂工人来北京某医院检查肿瘤,因为医院操作上有过失,回到甘肃后出现腹腔大面积感染。患者的妻子向北京法院提起诉讼,非要做鉴定。医院说,“患者本身是癌症晚期,责任难以判定。更何况以患者病情,现在是否存活都不一定,能有诉讼资格吗?”

  “太惨了,我胆小,白审也就没让我跟进去。据说褥疮烂得都看见骨头了。”书记员回想起当时的情形,“白审出来后给患者妻子留下几百块钱。她说这钱不能算是法官给的,算是从首都来的探病的人,理应带些补品,可也不知道忌讳吃什么,所以留些钱。”

  考虑到国际影响,白松拿到案子就开始做调解。她问,“老婆生孩子大出血,在韩国是保大人?还是保孩子?”她也劝,“你妻子为你生了龙凤胎,现在大人小孩都好,这多好啊!当时切除子宫止了血,不切除也许大人就没了。” 最终韩国人想通了、气消了,跟医院达成案外调解还撤了诉。

ag视讯

版权所有:日照双剑国际贸易有限公司

ag视讯 - 建筑木方 - 建筑木材 - 古建筑材料 - 建筑方木 - 建筑口料